都市新闻记者赵毫  摄影报道


    每一个看过经典文学作品《堂吉诃德》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会为主人公集荒诞、执著、信仰、理想于一体,充满矛盾性和悲剧色彩行为或捧腹、或叹息。这样一个文学人物,他那些滑稽可笑、可爱可悲的行为,如果变成可见的形象,会是怎样的呢?这看起来似乎不可能的事,如今却真的可以一饱眼福。


    5月25日,由贵阳孔学堂文化传播中心与西班牙阿尔卡拉大学漫画研究所共同主办的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在贵阳孔学堂开幕,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通过180余幅漫画作品,首次以夸张、幽默、前卫、生动的形象来表现了不同文化视角下的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形象。


    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展览是贵阳孔学堂继2015年“世界的孔子国际漫画展”、2017年“王阳明国际漫画展”之后推出的又一漫画主题展,旨在通过漫画这种世界性语言促进中外文化交流,以多元化的视角和生动的形式挖掘经典文化的丰富内涵和当代价值。与此同时,西班牙塞万提斯的故乡阿尔卡拉将于两个月后举办《王阳明国际漫画展》,让这两位文化大师和历史人物穿越时空,通过漫画肖像的这一表现手法在中国和西班牙进行展出。


    此次漫画展将从即日起持续至7月10日,市民可前往免费参观。


    策展人王六一  全世界漫画家共同画堂吉诃德


    孔学堂艺文馆,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的180余幅漫画作品,在氤氲的灯光下更显魅力,众多的参观者,或盯着一幅幅作品认真欣赏,或哈哈大笑。堂吉诃德的影响,打破了时空的距离,也跨越了语言的隔阂,与每一个人产生共鸣。


    所谓一百个读者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笔下的堂吉诃德及仆人桑丘,以及作者堂吉诃德,其形象也各不相同。古巴漫画家通过高大与瘦小的对比来表现堂吉诃德行为的滑稽,巴西漫画大师用现代艺术的构图和色调来解构这一行为,哥伦比亚艺术家则把塞万提斯这个古代的作家变成了翩翩起舞的舞者……漫画家们笔下,生锈的长矛变成了钢笔,风车变成了人造卫星,堂吉诃德通过电脑搜索前进路线,塞万提斯已经熟练地运用自拍杆……


    “我们2017年在西班牙阿尔卡拉市美术馆成功举办‘中国新锐漫画展’的基础上,提出2019年分别在中国王阳明成道之地贵阳和西班牙塞万提斯的故乡阿尔卡拉举办《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和《王阳明国际漫画展》,让这两位文化大师和历史人物穿越时空,通过漫画肖像的这一神奇的表现手法在中国和西班牙进行展出。”活动现场,策展人王六一如此介绍。


    他表示,塞万提斯所创作的堂吉诃德作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之作,几百年来,通过戏剧、芭蕾舞、电影等各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手法得到表现,但通过全世界漫画家所创作的漫画这一夸张、幽默、前卫、生动的形象来表现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则尚属首次。“时代变了,但堂吉诃德所代表的骑士精神,浪漫情怀,忠诚可靠,不离不弃的人类最宝贵的品质,甚至是不切实际的空想没有改变。堂吉诃德精神永远激励着人们去追求真,善,美。”王六一表示,相信此次漫画展一定能引起中国观众的兴趣并受到欢迎。


    西班牙艺术家  得从幽默的角度欣赏堂吉诃德


    “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们在欧洲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而正是这种重要性,使他们成为了搭建欧洲和中国的文化桥梁,在中国读者中具有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在活动当日的主题论坛上,西班牙阿尓卡拉大学国际漫画研究所所长胡安·加西亚·塞拉达如是说。


    胡安提醒,阅读塞万提斯的作品《堂吉诃德》,一定得从幽默的角度来欣赏,如果从严肃的角度,那就没办法完全感受作者所有的技巧。作者塞万提斯也说过,希望这部小说“能解闷消愁,让快乐的人更加开心,让愚钝的人不感烦腻,让聪明的人耳目一新,让严肃的人不觉无聊”。因此如果读了不笑,那就没有懂他。


    活动现场,西班牙漫画家米格尔·维拉尔巴·桑切斯进行主题演讲的同时,还与观众进行互动,并根据观众的形象和所给的一个词语进行创作。短短一分钟,他便完成了一件传神制作,高超的技艺获得了阵阵掌声。桑切斯表示,中国是亚洲最古老的国家这一,西班牙则是欧洲最古老的国家之一,能作为艺术家的身份参加两个古老国家之间的互动交流,非常荣幸,相信未来西班牙和中国的桥梁会越来越近,交流会越来越多。


    贵州文化艺术家  有多少个画家,就有多少个堂吉诃德


    活动当日的主题论坛上,贵州著名作家、书法家戴明贤,以及艺术家曹琼德、刘邦一三位嘉宾,一起与参展艺术家代表进行了对话交流。戴明贤表示,自己接触堂吉诃德在上世纪50年代,当时理解得并不深。后来读了外国文学史、文艺评论,特别在读了杨绛的翻译后,理解才更加深入。


    “中国有句话,叫形象大于思想,堂吉诃德就是这样的典型。”戴明贤说,俗话说有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其实有一百个读者,也就有一百个堂吉诃德。此次观看展览后,真觉得有一个百个漫画家,就有一百个堂吉诃德。


    “塞万提斯的作品是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品,堂吉诃德是文学史上最可爱的人。”贵州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贵阳市美术家协会主席、贵阳画院院长曹琼德表示,《堂吉诃德》之所以在这么长的时间内,对全世界的读者有如此大的魅力和影响力,同时也给这么多画家提供了丰富的背景和资源,是因为文学作品所达到的高度和深度,提供了这么一种可能性。可以说是堂吉诃德这个了不起的文学人物,成就了此次展览。


    此次展览,艺术家刘邦一所画的作品,是唯一一件参展的中国作品。和世界漫画家们的表现不同,他笔下的堂吉诃德,完全是中国水墨画的画法。“此次展览各有千秋,世界艺术家们都把堂吉诃德的精神表现出来的了,非常精彩。”刘邦一表示,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由于文化、传统不一样,中国画家不可能画出西方画家的感觉,西方画家也画不出中国水墨画的意境。


2019年06月17日

2019中国东华禅寺书画院老子·孔子·慧能国际漫画展亮点回顾
当贵阳孔学堂遇见堂吉诃德 ——“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开展

上一篇

下一篇

他们把堂吉诃德画成了这样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