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吸引众多参观者。

  堂吉诃德化身中国侠客,持刀仗剑走江湖;风车变作人造卫星,堂吉诃德策马前往外太空战斗……由贵阳孔学堂与西班牙阿尔卡拉大学漫画研究所共同主办的“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日前在贵阳孔学堂艺文馆展出。由46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创作的180余幅漫画作品,表现出不同文化视角下的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

  西班牙阿尔卡拉是作家塞万提斯的故乡,《堂吉诃德》则是塞万提斯最杰出的作品,是世界文学的瑰宝。“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作为贵阳孔学堂与西班牙阿尔卡拉大学漫画研究所文化交流的成果,经过了长达两年的筹备方才开展;两个月后,“中国心学大师王阳明国际漫画展”也将赴阿尔卡拉展出。中西方文化借助漫画穿越时空,远渡重洋“牵手互访”,将引发更加精彩的艺术交流与碰撞。

  “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展出将持续至7月10日,市民可自行前往观看。

  新视觉:漫画版堂吉诃德更具戏剧张力

  堂吉诃德,世界文学史上家喻户晓的小说人物之一,他集荒诞、执着、信仰、理想于一体,一生充满矛盾和悲剧。

  几百年来,堂吉诃德的形象通过小说、戏剧、芭蕾舞、电影等各种不同的艺术方式得以呈现。“此次邀请全世界漫画家创作漫画版堂吉诃德,借助这种艺术形式来传播文学经典,很有意义。”亚太动漫协会秘书长、策展人王六一说。

  开展当天便有众多观众来到贵阳孔学堂观展。在漫画家笔下,幽默、前卫、生动的多元化艺术语言,以及现代元素与经典形象的碰撞,赋予堂吉诃德更加多变的面貌,更具戏剧张力的性格。

  西班牙著名漫画家大卫·加西亚·维万科、米格尔·维拉尔巴·桑切斯等,携相关漫画作品亮相在展览现场。“把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的感觉融合在一起,用漫画把古老、严肃的人物变得幽默,有助传递给人们轻松的气氛。”分享创作理念时,漫画家如是说。

  贵州画家刘邦一的水墨画《堂吉诃德在中国》,是本地画家唯一入展的作品。画作中的堂吉诃德骑着小毛驴,挂着葫芦,戴着斗笠,显得身单力薄也颇具逍遥气质。刘邦一表示,在他心中,堂吉诃德是一个骑士,也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英雄。

  莎士比亚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读者、观众心中,也有着一千个堂吉诃德。“30年前,我读了杨绛先生翻译的《堂吉诃德》,他是一个为了维护正义、拯救世人,甘愿牺牲生命的勇士。”贵阳市民张宏图说,他一直把堂吉诃德视为英雄,欣赏这些漫画,读出了满满的英雄情怀。大学生伍晓丽则认为,漫画作品一改经典人物的悲剧色彩,让堂吉诃德变得幽默可爱。

  新对话:促进中国与西班牙文化互动

  在漫画展开展的同时,以“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的漫画与漫话”为主题的论坛举行,西班牙和中国贵州的艺术家共聚一堂,碰撞中西文化理念。

  2014年9月,贵州京剧院曾携京剧《堂吉诃德》来到西班牙巴塞罗那剧院,为当地观众带去精彩演出。用二胡和唢呐演奏的《西班牙斗牛士进行曲》加上简单的西班牙语对白,受到西班牙人民的热烈欢迎。贵州文化名人戴明贤,正是京剧《堂吉诃德》的编剧。

  应邀出席此次漫画展论坛的戴明贤表示,《堂吉诃德》是形象大于思想的典型,400年前的经典人物形象,如今在各国漫画家笔下焕发出全新的色彩,超越了彼时创作的思想。“当今社会,追逐功利和随波逐流的人多了,而像堂吉诃德一样信仰坚定、敢于追梦的理想主义者少了。希望展览能引发大家更多的思考。”戴明贤说。

  阿尓卡拉大学漫画研究所所长胡安,多年来投身于漫画画策划、活动组织与国际交流,曾与亚太动漫协会合作,在西班牙举办“中国新锐漫画展”。“塞万提斯的故乡阿尔卡拉,是一座既古老而又年青的城市,在主要的街道和广场上都可见到塞万提斯和堂吉诃德的雕塑。在塞万提斯故居里,人们可以了解到这位伟大作家的成长经历,目睹包括中国版在内两百多个不同版本的《堂吉诃德》。”胡安介绍。

  “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下卷的献辞《致莱穆斯伯爵》里戏谑,中国的皇帝希望他把堂吉诃德送到中国去。”胡安说,虽说是戏谑,但也表达了塞万提斯希望自身作品流传于世的期盼,400年后的今天,堂吉诃德不仅成了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文学形象,也成了中国与西班牙文化交流的桥梁,“对于两个月后‘王阳明国际漫画展’,在阿尔卡拉的展出,我满怀期待。”

  王六一曾先后在孔学堂成功策展“世界的孔子国际漫画展”“王阳明国际漫画展”。为了促成堂吉诃德与王阳明国际漫画展的“互访”,王六一曾三次访问阿尔卡拉。“借助漫画肖像促进中国贵阳和西班牙阿尔卡拉的文化交流,将成为中外动漫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他说。

  本报记者 刘辉 文/图


2019年06月17日

他们把堂吉诃德画成了这样

上一篇

下一篇

当贵阳孔学堂遇见堂吉诃德 ——“塞万提斯与堂吉诃德国际漫画展”开展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